欢迎访问海泡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股市 > 新闻正文

当代东方缺钱困境:上半年亏0.54亿 2.5亿短债逾期

时间: 2019-08-14 17:43:15 | 来源: 新浪财经 | 阅读: 419次

日k线图

日k线图

近日,当代东方发布2019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公司营收2.26亿元,同比下降57.1%;净利润亏损0.54亿元,同比下降164.12%。继2018年全年巨额亏损16.02亿元之后,公司中报业绩继续低迷,面临负债高企、造血能力差的多重困境。

一、当代东方多业务营收均下降,影视剧收入惨淡跌94.44%

当代东方,前身为大同水泥。2010年,当代集团以6474.5万元的价格收购*ST大水29.99%的股权,成为大同水泥的实际控制人。随后,当代集团开始逐渐剥离水泥资产,向影视行业转型。

从2019年中报的收入结构来看,当代东方如今的收入来源基本呈“三分天下”的形势。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演唱会收入占比为37.45%,其次为影院运营业务收入,占比35.1%,广告收入占比20.90%;为公司打出名声的电视剧上半年收入惨淡,营收占比仅4.55%,去年这一比例曾达18.52%。

与去年同期相比,2019年上半年电视剧电视剧收入下降94.44%,广告业务下降70.25%,影院运营收入下降22.27%,唯一正向增长的是演唱会收入,同比上升22.84%。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据公司披露,本报告期内,电视剧的收入全部来源于《因法之名》的网络销售,合计1025.74万元,影视剧发行量少,销售情况不尽如人意。对比去年同期,公司拥有《鸡毛飞上天》《那年花开月正圆》《转折中的邓小平》等多部知名度相对较高的电视剧,销售收入相对亮眼,达1.85亿。

影院收入方面,票房收入受电影行业总体影响较大。上半年内地电影市场整体相对低迷,观影人次减少,2019年上半年,内地总票房为311.2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20.25亿元下降2.82%,观影人次累计8.07亿,同比下跌10.45%。

演唱会收入继续来源于公司运营代理的王力宏“龙的传人2060”世界巡回演唱会,虽然营收表现来说是唯一增长的业务部分,但难以为继。2019年7月13日,公司公告称中止和王力宏方面的合作,公司仅代理100场演唱会中的46场,剩余场次不再代理,并为此赔偿违约金,计提850万元的预计负债。

2017年9月,当代东方公告称和王力宏方达成合作,代理王力宏的《世界巡回演唱会》,并负责全程的演出内容设计、制作等。总投资预计6~9亿元,制作费用为3.5亿元,利润分成比例为80%。当年,公司为筹备演唱会向王力宏方支付了1.75亿的预付款项,为演唱会的首期制作费用。2017年并未产生演唱会营收,2018年年报披露,全年演唱会营收为1.34亿,2019年半年报演唱会营收为8450.09万元,合计演唱会收入共约2.19亿。

  二、多笔应收帐全额计坏账,逾期短期借款达2.5亿

影视行业本身前期资金投入大,后期回报相对缓慢。

电视剧、电影的制作、发行、演员片酬,使得前期的资金需求量较大,而后期影视剧或电影上线后,销售不及预期,极容易造成亏损。目前,整体影视行业仍处于紧缩的状态,多部电影、电视剧面临审查、无法上映的局面比比皆是。

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预付款项高达6.04亿,应收账款高达4.57亿。

行业横向对比来看,当代东方的应收账款周转率相对较低,近两年都逊于光线传媒、万达电影、华谊兄弟等公司,说明公司的应收账款回款速度慢,资产流动性差,营运能力欠佳,坏账损失的风险较大。

2019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这一数据继续恶化,仅仅只有0.49,这意味着公司的营运方面存在的较大问题,应收账款催收不利。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仔细查阅相关资料发现,2018年,公司对霍尔果斯春天融合等四家公司合计5852万元的应收账款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

来源:公司公告

来源:公司公告

其中,当代东方和霍尔果斯春天融合的纠纠缠缠可以追溯到2015年。2015年底,当代东方和曾经出品《北平无战事》《老炮儿》《黄金时代》等多部电影电视剧的霍尔果斯春天融合共同投资电视剧《嘿,孩子》,约定春天融合须向当代东方支付投资款本金和投资收益,但约定时间内春天融合仅偿还了5000万元,之后就开始玩起了“老赖”的戏码。

当代东方随后提起诉讼,要求春天融合支付投资本金收益及违约金共计5423.73万元,经过法院多次调节和催收未果,当代东方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冻结霍尔果斯春天融合、以及连带担保人杨伟、西安曲江的银行账户,但银行账户余额为0。因此,公司只能将这笔钱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

除此之外,多笔其他应收款也被计提了全额坏账准备。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公司计提所有应收款的坏账准备合计10020万元。2019年上半年,公司计提信用减值损失3760.89万元,在营收本就不乐观的情况下进一步压低了营业利润,从而加剧净利润亏损。

来源:公司财报

来源:公司财报

营运能力不佳之外,公司的负债水平也偏高。

资产负债率方面,2015年至2019年,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一路上扬,2019年半年报的资产负债率更是超过70%。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据公开数据显示,影视行业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基本处于20%至50%这一区间,其中光线传媒、万达电影、华谊兄弟2018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0.32%、45.44%和48.01%,而靠着《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在业内打响名声的北京文化,资产负债率仅仅23.07%。对比来看,即使在本身资产负债率就偏高的影视行业,当代东方70%这个数字也实在有些偏高。

2019年上半年,公司短期借款金额达4.15亿,占总资产的20.01%,同业来看,华谊兄弟短期借款占总资产的比例为7.3%,而曾出品多部爆款电影的北京文化,这一比例仅1.8%;已逾期未偿还的短期借款达2.5亿,逾期利率在8%~18%之间不等,这样高额的短期借款所产生的逾期利息,将严重抬高公司财务费用,使利润进一步承压。

短期借款之外,公司应收账款占总资产的比例为22.04%,货币资金仅仅占总资产的2.65%,为5494.48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只有2094.76万元。显然,公司目前偿债能力堪忧。

三、几大股东股权100%质押,20余个银行账户遭司法冻结

如果用两个字概括当代东方当下的状态,那必然是——缺钱。

缺钱不仅仅表现在公司财报中高比例的短期贷款和不太优秀的经营活动现金流上,大股东的股权质押状况似乎同样可以佐证这一点。

来源:公司财报

来源:公司财报

2019年半年报披露,目前当代东方持股比例位于前列的几大股东,股份状态几乎都处于100%质押冻结的状态。本身公司的资金状况已经较为紧张,如此之高的质押比例,意味着大股东很难再靠股权质押这一手段向公司补充流动资金,施以援手。

此外,这样高的股权质押比例也蕴含着较大的风险,一旦市场波动剧烈,公司业绩不如预期导致股价承压,极容易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转变,进一步影响公司的经营状况。

除此之外,当代东方还面临着多个银行账户、股权资产被司法冻结的危机。

据公司披露,截至中报披露日,公司合计被申请冻结的银行账户达20余个,此外,被司法冻结的还有公司所持盟将威的股权、以及公司所持的当代春晖、浙广传媒、河北卫视的股权等等。

对于多处银行账户和股权资产被冻结这一现状,公司解释称目前尚可通过未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开展各类业务款项的收支,以保障公司和子公司的日常运营。此外,公司称将努力筹措资金,积极寻求新的融资渠道,降低成本费用支出,提高营运资金效率,争取早日解除冻结。

然而,从半年报来看,公司上半年营收占比最高的演唱会业务已经提前终止合作并计提了预计负债,影院的营收情况则继续依赖于整个电影行业的表现。

2019年下半年当代东方影视剧存量,来源公司财报

2019年下半年当代东方影视剧存量,来源公司财报

这种情况下的当代东方,能不能靠下半年影视剧的收入从资金流紧缺的状况中突围呢?(文/vicky)

新闻标题: 当代东方缺钱困境:上半年亏0.54亿 2.5亿短债逾期
新闻地址: http://www.haipaoapp.com/gs/889837.html
新闻标签:逾期  上半年  困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