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泡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大额货币资金去向不明 科迪乳业资本运作被迫终止

时间: 2019-11-09 05:20:37 | 来源: 中国经营报 | 阅读: 416次

日k线图

日k线图

本报实习记者/钟楚涵/记者/李向磊/上海报道

今年8月,河南科迪乳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迪乳业”,002770.SZ)拖欠奶农款项事件全面爆发,引发市场对于科迪乳业资金、经营等情况的强烈关注。随即,监管部门对科迪乳业展开立案调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科迪乳业又生“异象”。

近日,科迪乳业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原本账面上约17亿元货币资金竟然“不翼而飞”,仅余2720.34万元,同时,三季度科迪乳业其他应收款由原本的258.87万元激增至19.68亿元。

事实上,《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中就曾对其为何拥有17亿元账面资金仍拖欠奶农款项、17亿元账面资金是否真实存在等提出疑问,随后深交所围绕账面资金情况和现金流向等问题对科迪乳业下发了《问询函》。而关于资金状况,科迪乳业则以“正在接受监管机构调查,一切等待调查结果”为理由避免回复。

与此同时,科迪乳业公告,由于收到河南证监局下发的调查通知书,科迪乳业对河南科迪速冻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迪速冻”)的收购被迫终止。而这意味着科迪乳业大股东股权质押得到解除的一个途径遭到关闭。

大额货币资金不翼而飞

近日,科迪乳业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1~9月,科迪乳业实现营收7.49亿元,净利润3275.6万元,分别同比下滑22.89%和69.7%。

值得注意的是,距半年报发布仅一个季度的时间,科迪乳业的财务数据发生了大幅度变动。三季度报告中,该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2720.34万元,而就在此前的半年报当中,该数据还是17.53亿元。与之相反的是其他应收款余额,半年报当中该数据为258.87万元,而在最新披露的三季度报告中,增长至19.68亿元。

某上市公司财务总监李强(化名)告诉记者,其他应收款的核算内容主要是非经营有关的一些债券,比如说保证金、借款等,是应该收回来的款项,但不属于应收账款,不属于应收票据,也不属于预付账款。

李强对记者表示,“一般而言,企业货币资金大幅减少,正常的用途应该是主要用于支付供应商或客户欠款、采购原材料或设备、归还银行贷款等”。但记者查阅三季报发现,除“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一项为-16.44亿元,现金流量表中的其他科目数据并未出现明显的变动,也就是说并未出现大额支付款项的情形。“不排除大股东资金占用或之前把应收账款记为货币资金余额的情形”。

“科迪乳业三季度财务报表信息的确存在蹊跷之处。第一,公司资产总额变化不大,除了货币资金、其他应收款等极个别科目变动幅度巨大,其他的科目变动不大。第二,对于其他应收款大幅变动,公司选择性地忽略,没有披露变动原因。一般重大项目变动,都需要在财报里披露变动原因。一家企业的货币资金和其他应收款都是资产类项目,如果不考虑其他因素,要保持资产总盘子不变,就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科迪乳业在‘支付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中列出了一个21.7亿元的项目,不知道具体什么内容。”李强分析。

但对于货币资金余额和其他应收款大幅变动的原因,科迪乳业在三季报中并未进行任何解释。记者就此事向科迪乳业发去了采访函,但是截至发稿,对方并没有作出回复。

实际上,科迪乳业资金情况早有蹊跷。8月,科迪乳业“高存高贷”一事就引发了舆论关注,账面资金17亿,却拖欠奶农款项引发质疑。科迪速冻总经理兼法人代表、科迪乳业董事长张清海之女张少华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也承认目前整个科迪集团的资金压力较大。

此前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高存高贷”可能性很多,比如可能是存款属于限制使用的资金;可能是定期存款收益比贷款成本高,所以虽然借款也更划算;可能是虽然账面有钱,但实际上被调走周转并不在账户里;也可能是极端的情况,那笔钱并不存在,是造假。

而资金压力对科迪乳业的生产经营显然已经造成了很大影响。2019年6月,网上流传出科迪乳业的一则公告,反映出了科迪乳业内部的经营压力。公告显示,科迪乳业因第一季度业绩不达标,将开除和处分多个大区、城市的区域经理。7月至8月,奶农集体讨要相关款项。

财报中也有体现,第三季度科迪乳业实现营收仅1.14亿元,同比下降70.9%,归母净利润更是首度出现亏损4679.84万元,同比下降208.11%,而1~9月整体营收也不过7.49亿元,同比下降22.89%,归母净利润也只有3275.6万元,同比下降69.7%。

不仅三季度如此,据科迪乳业预测,2019年全年归母净利润大约也只有3200万元~4800万元,较上年下降75.22%~62.83%。对此科迪乳业归因于“受公司资金链紧张影响”。

资本运作被迫终止

在公司业绩下滑的同时,科迪乳业酝酿已久的资产重组也宣告了终止。近日,科迪乳业发布《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公告》。公告显示,重组期间公司收到了河南证监局下发的调查通知书,在此背景下,拟终止购买母公司科迪集团及其他自然人股东所持有的科迪速冻100%股权。

资料显示,科迪集团为科迪乳业的大股东,科迪集团实控人张清海、许秀云夫妇同时也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科迪速冻控股股东张少华系张清海、许秀云之女儿。科迪集团官网显示,除科迪乳业、科迪速冻外,科迪集团还拥有科迪生物、科迪面业两大业务板块。

根据今年4月发布的重组预案,科迪速冻100%股权的预估值为14.8亿元,相较科迪速冻净资产3.92亿元,预估增值率为277.38%。

这一并购重组原本因上市公司涉嫌向大股东进行利益输送而引发关注和争议。如今,当该并购重组因上市公司被立案调查而终止时,对于大股东科迪集团而言,最直接的影响是其化解压力的一大途径遭到关闭。

根据重组预案,科迪集团于2018年9月将其持有的科迪速冻2.09亿元股权质押给中原资产。根据中原资产与科迪集团签署的《债转股意向协议》及中原资产出具的同意函,中原资产以其对科迪集团享有的债权作为支付对价来购买科迪集团持有的科迪速冻部分股权,中原资产同意在成为科迪速冻股东后,中原资产将作为科迪乳业本次发行股份购买科迪速冻100%股权的交易对方。中原资产同意,在与科迪集团签署正式的《债转股实施协议》后,将上述科迪速冻股权全部解除质押。

根据Wind数据,截至11月5日,科迪乳业大股东累计质押数占持股数比例为99.96%。

同时,科迪乳业目前还面临着较大的偿债压力。截至今年三季度,科迪乳业资产负债率为50.54%,较2018年末、2019年上半年均有所攀升。沈萌对记者表示,“百分之五十的负债率并不高,但科迪乳业的问题在于其负债结构中流动负债的比例较高,导致其对现金流的依赖很强,需要能够产生更强现金净流入的资产”。根据三季报,科迪乳业负债合计为18.24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18.01亿元,占负债总额的98.74%。

除此之外,在奶农的欠款方面,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截至目前,科迪乳业拖欠奶农的费用仍未完全到位。与此同时,科迪乳业拖欠经销商费用、科迪集团“运营异常”等情况近期也频频爆出。经营情况进一步恶化、约17亿资金不翼而飞、流动负债不断加大,以上种种,为原本就处于关键时刻的科迪乳业又添上了一层迷雾。

乳业专家宋亮表示,对于上市公司科迪乳业而言,目前阶段只能望政府能够进行输血救助。而科迪乳业此前也曾经表示,2019年8月16日之前,商丘市政府一直在积极帮助科迪集团协调推动省级投资平台、质权人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上述基金参与各方已进行了多轮磋商,尚未签署相关协议。对于此事的推进情况,科迪乳业亦未回复记者的采访。

新闻标题: 大额货币资金去向不明 科迪乳业资本运作被迫终止
新闻地址: http://www.haipaoapp.com/cj/1032832.html
新闻标签:资本运作  去向  终止
Top